《黄河边的中国》 : 对中国农村发出的真实回音
2011-06-20

  《黄河边的中国:一个学者对乡村社会的观察与思考》一书被称作是“一个中国学者面对中国农村而发出的真实回音”的纪实文学作品,荣获第五届上海文学艺术优秀成果奖,引起了巨大的社会反响。江泽民、黄菊、汪道涵等领导均给予了较高的评价,黄菊同志推荐给局级干部阅读;在2000年的全国人大会议上成为引发“三农”问题关注的触发点之一、在20017月上海市党代会上许多代表争购此书,众多报刊对此发表了评论文章,作者也被新华社等媒体誉为“著名社会学家”。书中没有任何的煽情,也没有任何的修饰,它不过是一本实实在在的调查报告。然而字里行间,却看出作者对于转型时期的中国农民所拥有的那种朴素的情感和真挚的关怀。

 

 

曹锦清教授:追寻真理关注命运的思者

 

 

曹锦清,男,生于19492月,浙江兰溪人,华东理工大学社会学教授,校长顾问,学位委员会委员,社会发展研究中心主任,中国社会学会理事,阿拉善基金会学术顾问。 

 

  研究领域:当代中国社会转型,农村社会变迁,“三农”问题研究,近现代西方社会思想史

 

曹锦清主要著作:

 

1.《走出“理想”城堡》(合著)——中国“单位”现象研究,海天出版社,199712月;

2.《当代浙北乡村的社会文化变迁》(合著),上海远东出版社,200112月;

3.《黄河边的中国》(独著),上海文艺出版社,20009月;《黄河边的中国》出版后,引起了强烈的社会反响,成为观察研究中国农村社会的翔实的资料,并荣获第五届“上海文学艺术奖”。2000年出版至今已印刷13次,英译本2004年在英国发行。

4.《中国七问》(合著),上海科技教育出版社,20025月;

5.《如何研究中国》(独著),上海人民出版社,20104月;

 

曹锦清获奖信息:

 

1、国务院特殊津贴,20058月;

22002514,《黄河边的中国》荣获19972001年度,第五届上海文艺优秀成果奖;

32004年,《黄河边的中国》获首届中国农村发展研究奖(杜润生奖);

420029月,《关于国家与农户关系的现状》获上海市第六届哲学社会科学奖(内部探讨优秀成果);

52004年,《三农问题与中国现代化》获上海市第七届哲学社会科学内部探讨优秀成果奖;

61998年,《中国单位现象研究》获第四届上海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三等奖。

 

曹锦清教授“为师、为学”的感悟:

大学从教,至今已有26个春秋,若加上中学任教超过30年。收搜自己的教育心得,大多来自我所敬重的几位老师。从教30年,我谨奉如下信条:

1、“讲台”是属于“人民”的,不是“我”的。我从教时间越长,越觉得此一告诫的深刻含义。

2、每课必须重新准备,旧教案只供参考。认真上好每一堂课。

3、对学生既要言教,更重身教。

 

要学好人文社会科学,首要的前提是对家、国、天下有一份真诚的关爱。其次是要阅读社会生活这部大书。调查研究,敏于感受,勤于思考是阅读生活世界的主要方法。就此而言,一切书本的知识,尤其是西方输入的理论,只有参考、启示之价值。一切社会思考的最高价值在于理解我们身处其内且快速变动的当代社会,认识社会是改变社会的前提条件。只为文凭和职业,是无法读好社会科学的。

 

讲学著书,卮言日出,无一名言。既为大学教师,唯谨记韩愈赋予教师的神圣职责:传道、授业与解惑。当代之道,在于中华民族之和平崛起。每一炎黄子孙都要为此尽一份责,出一份力。

 

曹锦清教授的人物评价:

 

1、学而不厌:追寻真理关注命运的思者

 曹锦清教授是一个孜孜不倦的读书人。他的童年时代与外婆生活在一起,在外婆的关心和疼爱下,在农村的这段童年经历深深的影响着他日后的学术研究。1958年,他随母亲移居上海,开始了自己的求学之路,最初他对人生的意义、个体的命运等问题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为谁活,怎样活这样的问题一直盘旋于他的脑海,那时他仅有十三岁。这个问题一直伴随着他,直到四十岁,当写完《西方人生哲学》的时候,才突然醒悟到,这个问题是没有解的,它是一切形而上学当中,最形而上学的问题。1968年至1972年,在崇明长江农场的四年,让他对农民有了更深厚的情感。在农场的那段特殊时期,在别人对未来已经心灰意冷,不抱希望的时候,他如饥似渴的阅读,笔耕不辍的作文,尤其是对历史方面的书籍兴趣浓厚,这也为他日后的学术研究打下了坚实的史学基础。同时,他也希望从史学领域探求他一直关注问题的答案,即:人为什么活着,人生的意义是什么。在遍寻答案而终不可得的时候,他认为哲学可以给出合理的解释。于是,在恢复高考的1978年,他报考了复旦大学哲学系。之后的一段时间内,他的主要研究领域曾经是哲学。学术道路上,他也曾意气风发,充满理想,甚至有些激进。反思这段岁月,曹锦清教授认为20世纪80年代中期,整个学术界总体来讲比较浮躁。大家都在说应该怎样怎样,但对中国实际上是怎样,以及为何是这样,都没有搞清楚,茫然无知。因此,随着时间推进,曹锦清渐渐开始领悟到,与其讨论虚幻的意义问题,不如从头做起,研究社会本身。从史学到哲学再到社会学,老师不断的在知识的海洋中跋涉,从玄虚到现实的氛围中转变,逐渐的领悟到知识分子应该回归脚下的土地。他认为一个学者的最高责任是在于要理解我们自身所处的时代,是把我们所关注到的和关切的事实呈现出来,并且给这个事实以充分的理解。如果对我们已经遭遇到的困难、问题和诸多的现象不能给予理解的话,那么作为一个学者个人,或者一个民族的思考,会陷入一种思维的困顿、迷茫和焦虑,这种思考的焦虑是需要解决的。

 

 

之后,还是那份对黄土地的挚爱,还是那份对农民的特殊情感, 老师告别都市的繁华,只身来到黄河边的中国---华夏文明的发源地河南,再次开始了实证调查,走进乡野田间,走进农家庭院,几近天命之年,每日风尘仆仆,四处奔波。黄河边的日子透着辛苦与劳累,然而他却以苦为乐。舟车劳顿,深夜无眠,因陋就简,黄河边的日子是匮乏的,辛劳的;黄河边的日子又是丰富的、充实的,他永远无法停止思考,无法停止追逐自己的感觉,追逐对社会的第一性的、直接的感受。在经历了黄河边的100多个日日夜夜的亲身经历和实地调查后, 2000年,《黄河边的中国:一个学者对乡村社会的观察与思考》一书顺利出炉。这部被称作是“一个中国学者面对中国农村而发出的真实回音”的纪实文学作品,荣获第五届上海文学艺术优秀成果奖,引起了巨大的社会反响。江泽民、黄菊、汪道涵等领导均给予了较高的评价,黄菊同志推荐给局级干部阅读;在2000年的全国人大会议上成为引发“三农”问题关注的触发点之一、在20017月上海市党代会上许多代表争购此书,众多报刊对此发表了评论文章,他也被新华社等媒体誉为“著名社会学家”。书中没有任何的煽情,也没有任何的修饰,它不过是一本实实在在的调查报告。然而字里行间,却看出作者对于转型时期的中国农民所拥有的那种朴素的情感和真挚的关怀。无疑他是最早将“三农”问题摆到足以影响中国发展进程这一高度的学者之一,同时他也是距离中国农村真实大地最近的学者。他试图对这个我们置身其中的变动的时代,提供一份自己的理解。因为知识分子的使命,他对个体,国家的命运十分关注;因为知识分子的良知,他有着独善其身,兼济天下的情怀。

在不断的读书思考中, 在不断地身体力行中,老师在学术的道路上坚持不懈的前行着,孜孜不倦的探索着,这其中有“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的茫然与孤独,也有“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的坚持和艰辛, 但同时,他也始终坚信一定有“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时困扰自己已久的问题豁然开朗的那一刻。

2、诲人不倦:传道授业解惑的良师

曹锦清教授也是一个勤勤恳恳的教育者。对于所教的每一门课,他都认真的对待。象他这样通晓古今,博览群书的学者,其实对于自己的课程,他早已驾轻就熟,即使不备课也依然可以上的有声有色,但一贯认真的老师每节课的准备时间都要耗费他大量的时间和精力。既要把高深抽象的理论讲的通俗易懂,也要把同学们感性的思维提高到一定的理性高度,为了达到这样的目的,他费尽了心思。一方面他要仔细揣摩晦涩难懂的理论,另一方面要思考语言如何表达才能让同学们接受,备课中他收集大量实例,把理论和实践相结合。授课过程中,由浅入深,循序渐进,风趣幽默,使人受益匪浅。老师对待教学任务从不含糊,不论自己平时的科研任务多么繁忙,都不会耽误正常的教学活动,即使哪一次实在有些错不开的会议需要参加而耽误了课程,他也会想方设法的找时间补上。

课堂上,他似乎有用不完的精力,永远充满了激情, 常常开始平缓,几分钟以后就变得音调激愤。对于社会的丑陋现象,他不留情面的给予斥责;对于社会的弱者,话语间也充满了人性的关怀。他的讲课风格看似随意自然,实则逻辑主线清晰分明。鼓励同学们主动思考,提出问题是他一贯的主张,在他的课上,能让人感受到一名教师对讲课的全情投入,能让人感受到长辈对晚辈的殷殷期盼,能让人感受到一个学者于国于家命运的忧思关注,能让人感受到知识的沉淀过后迸发出的力量,能让人感受到激昂的话语背后彰显的志士情怀。

在教书与育人的关系上,老师也有着自己独到的见解。相对于知识的传授,他更加重视人格的培养。在应试教育的制度下,学生更多的是机械的记忆,缺乏的是独立思考,提出问题,解决问题的能力,因此他始终强调学生能力的培养,对于终将走向工作岗位的学生来讲,校园中更重要的是各方面能力的锻炼,单纯的文凭获得已经不足以让人在竞争激烈的市场获得长久的生存。写作能力,思考能力,交际能力,组织能力等能力的获取能使人在工作岗位上得心应手,这是未来与他人竞争的基础。这些语重心长的话语常常会使同学们浮躁的心得到瞬间的清醒,使人能静下心来反思我们今天需要做什么,明天又要走向哪里。因为在这个自由与风险共存的时代,新的社会给了我们更多的自由,也给了我们更多的风险,每一个人在有充分选择权的同时,也将面临选择所带来的各种责任和风险。这些看似简单的话语,实质蕴含深刻的道理。

曹锦清教授始终以自己高尚的个人品格、严谨的治学态度、渊博的理论知识影响着学生。他一直说自己成长在“学习雷锋”的年代,在他看来,国家的振兴、人民的疾苦,是与自己的生命息息相关的真实概念。谈及到黄河边去的动机,曹锦清认为对他来说,这是出于一种“积习”。而作为一个学者的思考,表面上是在单个个体的脑袋里发生,而其实有着民族的含量。用他的话来说,民族没有脑袋,必须借助那些关注民族命运的个体的脑袋来思考。这种“积习”,让曹锦清很自然地把自己添列其中。同时,他有着那么多的困惑。身处一个急剧转型时期的社会,已无法像处于一个静态社会中一样,光读书就可知天下事,用祖先的教导便能基本切合当下的社会现实。“作为一个学者,必须要走出书斋,走进生活,去感受它,去观察它,去聆听它,去解读它,去读社会这本敞开的无字大书。那些生活的当事者,那些农民、地方干部,拥有第一手的感性知识,我们必须作为一个学生,去向他们学习,去真正感受社会生活的变化。”对自己的思考力,他给60分,因为勤奋,加20分,可打80分。他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更是用这种精神影响他的学生,从而使学生们戒除现今社会的“浮躁”之气,专心、勤奋地做学问。在学术的道路上,他无疑是学生的领航者。他博览群书,学术造诣深厚,见解独到,认识深刻,他也同样要求自己的研究生在有限的学生时代多读书,读好书,不断的充实自己,学会思考,学会分析,学会判断。在生活上,他关心着每个学生的成长。他经常资助贫困学生的学业,自己出资购买了很多专业书籍供学生借阅,有时还会免费赠与学生;资助同学们实地考察,获得丰富详细的感性资料,有所感想,形成论文。同时,他还时时关心学生的思想动态,学生找他谈心,不管是请教学业上的问题还是询问生活上的困扰,他都能耐心倾听,并为学生出谋划策,很多学生毕业找工作都乐于来征询他的意见,将工作中的成功与老师分享,而对于工作中的烦恼也愿意听取老师的意见。

 

 

 

 

1988年,华东理工大学成立文化研究所,准备做社会转型研究,“从农村来,在农村还有很多亲戚朋友”的曹锦清自然而然地选择了农村作为自己的研究领域。这一次,他选择出发,选择实地调查为研究方法,希望真切的感受中国农村的实际情况。他毫不犹豫的背上行囊,回到老家浙北农村,对农村的社会文化变迁进行考察。4年后,回归土地、回归社会研究“原点”的曹锦清,以《当代浙北乡村的社会文化变迁》一书在学术界赢得好评和瞩目。